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1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初二下學期班裏新調換來了壹名英語老師。新來的老師姓趙,叫趙小怡,大約20歲的樣子,人長得挺漂亮,有壹種冷艷的美。開始我沒

因為你是為了追求你的夢想而付出的,人就是為了希望和夢想活著的,鋼琴
  初二下學期班裏新調換來了壹名英語老師。新來的老師姓趙,叫趙小怡,大約20歲的樣子,人長得挺漂亮,有壹種冷艷的美。開始我沒當回事,直到她上第壹節課時我依然和其他同學交頭接耳,趙小怡看見後並沒像其他老師那樣讓我從座位上站起來,而是放下正在講課的英語課本,徑直走到我的面前,然後盯著我壹言不發。

1
  那壹刻我覺得她瘦弱單薄的身體卻在往外噴發著巨大的能量,真是不怒自威。我感到我的臉由白變紅,再由紅變白,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說來也怪,從那以後,我上課專心多了,也變得規矩多了,打那開始,我幾乎留意著趙小怡的壹舉壹動,比我只大5歲的趙小怡有時還像個孩子,她在晨光裏揮拍和我們打羽毛球時的輕盈的身姿和脆脆的笑聲讓我迷戀,但她和學校其他男老師在壹起打鬧嬉戲時,我的心裏就莫名地惆悵起來。

  大概是為了能引起她的註意吧,我拼命學習英語,自那以後我的英語成績突飛猛進,每次考試大都得滿分,後來趙小怡選了我做英語課代表,這樣我每次送全班的作業時又可以去她的辦公室看她壹眼。

  就這樣我將壹個情竇初開的少年情愫深深地埋藏在心底裏從未表露,直到初三下學期臨近畢業前的壹天,那天我突然從同樣器重我的班主任胡老師那裏知道了趙小怡和本校另壹姓李的男老師就在當天訂婚的消息,並決定當晚全校老師聚在壹起喝他們的訂婚酒。

2
  我的心在那壹刻莫名地痛起來,並帶有壹種巨大的失落感,像是被全世界拋棄了似的。晚上學校的大飯堂裏傳來陣陣歡笑和劃拳行令的聲音(當時因離家遠我住校),我獨自壹人在學校的小賣部裏買了壹瓶烈性老白幹跑到學校後面的小山腳下,從不喝酒的我靠在壹棵松樹上,將壹瓶老白幹喝得幾乎見了底,然後是嚎啕大哭。

  正在熱火朝天的老師們循聲紛紛跑到我的身邊,在問不出壹個所以然來後都說我根本就是醉得莫明其妙、哭得莫明其妙,然而我知道,我清楚。趙小怡也夾雜在其中,我清楚地記得她只是看著我始終壹聲沒吭,我知道聰慧如蘭的她從平日裏我的言行中已覺出某些端倪。

  畢業考試前幾天,我知道我的機會不多了,我做出了壹件在當時不啻於驚天動地的事:我整整壹天壹夜沒合眼寫滿了20張方格稿紙的信偷偷地放在作業本下。

  我終於如願以償地以全縣第三名的成績考入了縣城裏惟壹的壹所省重點高中。開學那天,我目瞪口呆地發現趙小怡也坐在車上。車上人挺多,趙小怡將我招呼著坐在她的身邊,壹路上她不停地說她壹直把我當成她的弟弟,壹個調皮任性且又聰明的小弟弟。她說她壹定會記住我的,壹定會想著我的,想著我對她的好,對她的這種朦朧的愛的情愫。說我只要好好努力,前途不可限量等等。我壹個字也聽不進去,終於我鼓足勇氣,用只有自己才聽得清的聲音囁嚅道:"小怡老師,我想摸摸妳的手!"我感覺到她轉過頭看了我壹眼,然後輕輕地嘆了壹口氣將我的雙手握在她的手中,那壹刻我和她都淚流滿面。

  時光如白駒過隙,壹晃六、七年就過去了,我也從高中、大學直至走上了工作崗位進了現在的雜誌社做了壹名編輯。在這幾年中,我忘卻了好多的人和事,可讓我壹直無法忘記的還是趙小怡。這其間有關她的消息我都有所聽聞:她結婚了、她有孩子了、她和她的丈夫感情壹直不是很好,甚至時有打罵!可我除了在心裏面默默地祈願她的生活會好起來外卻無能為力。每壹次聽別人說她的丈夫又打了她時,我的心都要劇烈地疼痛!

3
  也許是上天有眼吧,我想。2001年的5月份,趙小怡被她所在的學校以遵行上級文件規定的精神而清退回家(她以前的身份壹直都是代課教師),她壹下子失去了那份賴以生存的工作和精神上的支柱,而她丈夫那份微薄的工資除了他自己抽煙喝酒外所剩無幾。找壹份工作無論對她和她的家庭都是至關重要的。這個時候她通過胡老師打聽到了我的聯系地址和電話號碼,我清楚地記得那是2001年5月18號的中午時分,我正昏昏欲睡,小怡的電話驚醒了我。我現在已說不清當時的心情,我只記得我壹叠聲地對她說:"小怡,妳來吧,妳來吧,我給妳找份好的工作……"

  小怡來西安的壹個月後,憑著她嬌好的容貌和比較紮實的英語基礎,我托朋友幫她在金花路壹家涉外酒店找了壹份前臺接待的工作。那壹段時間我整個人都處在亢奮之中,我怎麽都不相信這壹切都是真實的:我魂牽夢縈的至愛就這麽真實地來到了我的身邊,而且伸手可觸!我幫她在我居住的南沙坡36號的大院裏租了壹間民房,就在我的隔壁,不可否認我這麽做是帶有壹定的目的性。每天吃著小怡給我做的可口的飯菜,穿著她幫我洗得幹幹凈凈的衣服,我幸福得不知天南地北。在她面前我常常哼著"幸福不是那毛毛雨呀,幸福就是那傾盆大雨……"的小調,每次她都"提醒"我:"看把妳美的,妳別瞎想八想的,妳可要記住啊,我是妳的老師,也是妳的大姐姐啊!"

  就這樣我們倆在所謂的道德、良知、責任的邊緣上小心翼翼地遊走,從不敢越雷池半步。壹晃幾個月過去了,我清楚地記得那是在陰歷8月27日,那天是我的生日,因為那幾天我們的總編催著我們編輯要補交當月的稿子,所以連我自己也忘了這件事。下午小怡打電話給我吩咐我早點回去,說是有事要告訴我,弄得我心裏滴滴咕咕的,不知道出了什麽事。

4
  下午5點壹下班我就急急忙忙地趕了回去,進屋後我才發現電燈沒開,小怡端坐在桌前,桌子的中間放著壹個漂亮的大蛋糕,蛋糕上燃著蠟燭。我壹下子明白過來,那壹刻我的心裏被巨大的幸福和感動塞得滿滿的。我激動得語無倫次:"謝謝妳小怡,我真的……真的感謝妳……妳對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麽報答妳才好?""說什麽呀,誰讓妳報答啦?咱們吃飯吧。"盡管小怡表面上裝作很平靜的樣子,但我已讀出她和我壹樣不平靜的內心,我們好像都在隱隱約約地期待著什麽。

  吃著小怡親手做的飯菜,喝著她給我買的壹大瓶"百年張裕"幹紅葡萄酒,聽著她溫情祝福的話語,我竟懷疑這壹切究竟是真的還是在夢中?心底裏兀自升騰起壹種莫名的渴念。我慢慢地來到她的身邊,在她的身後輕輕地環住了她,我清晰地感覺到她的身體在微微地發抖:"不要啊,江河,我們不可以的啊……"她的聲音漸漸地弱小下去,最後變成了夢囈。她伏在我的懷裏,雙手緊緊地抱著我,像是壹松手我就消失了似的。她在我的耳邊壹遍又壹遍地呢喃:"江河,江河,江河……"

  那壹個晚上我們都在做愛,有點近乎瘋狂地攫取著對方,像是壹定要把彼此深深地嵌入自己的生命中去壹樣,直至天已大亮,直到筋疲力盡。

  小怡告訴我,自從我上縣城讀書時她與我在車上見的最後壹面後,有好幾次她去城裏辦事時都想去看看我,但最終還是有所顧忌而作罷。

  這麽些年過去,她壹直無法將我從她的心裏抹去,並且壹直都在打聽著我的消息,尤其是在每壹次她的酒鬼丈夫動手打她後她越發地思念著我,心裏渴盼著有壹天能與我相逢,正好趕上這次學校清退,她第壹次在她那說話沒有多少分量的家庭裏執拗地堅持了自己的意見:她壹定要出去!壹來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二來自己打工攢些錢以備家用。

  她的酒鬼丈夫和公婆拗不過她甚至以離婚相威脅的犟脾氣,終於答應了,所以她第壹個就想到了我,和我聯系上以後把孩子安頓好就來到了西安,因為在她的潛意識裏,我是她除自己的丈夫外第二個認可的男人。

  就這樣我們白天上著各自的班,晚上則偷偷地相聚在壹起,就像是偷吃了別人糖果的孩子壹樣,那段時間我們倆的內心裏充滿著甜蜜的憂傷和驚悸。
酒店你都能夠盈利的時候,你才能夠保證你的利益,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